股票代码:834089
A+ A-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投资动态

国务院紧抓市场化债转股两大核心问题 多层次资本市场交易退出功能将放大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3日 信息来源:
主持人杜雨萌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中,降杠杆是关键一环,其中,又以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下一步,要继续把国有企业作为重中之重,结合国企改革、去产能、降成本等举措,进一步推动降杠杆。

国务院紧抓市场化债转股两大核心问题

多层次资本市场交易退出功能将放大

本报记者 左永刚


自国务院提出启动新一轮债转股以来,提高社会资金参与度、实现转股资产交易退出成为两大核心问题。2月8日,如是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张楠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市场化债转股需要两条腿走路,包括前端拓展资金来源和后端打通交易退出渠道。


2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部署进一步采取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促进风险防控提高发展质量。这与2016年10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指导意见》,宣布启动新一轮债转股,相距不足一年半时间。


2017年以来,通过各方努力,企业兼并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降杠杆措施取得积极进展,企业杠杆率由升转降,成效要充分肯定。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采取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对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提高发展质量效益,具有重要意义。下一步,要继续把国有企业作为重中之重,结合国企改革、去产能、降成本等举措,进一步推动降杠杆。


此次会议在部署下一步工作时提出,要拓宽社会资金转变为股权投资渠道。支持各类股权投资机构参与市场化债转股。制定筹措稳定的中长期低成本股权投资资金办法,出台以市场化债转股为目的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措施。研究依托多层次资本市场开展转股资产交易。


谈及具体实施工作,张楠建议从两方面发力,一是在前端拓展资金来源,吸引中长期低成本的资金,如私募股权投资资金。二是在后端打通交易退出渠道,让资金能够看到出路,才敢放心地参与。


“交易退出渠道主要靠多层次资本市场,这里面主板市场已经比较健全,除此之外,还应该把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以及产权交易市场利用起来。”张楠表示。


在转股资产交易退出环节,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广泛的共识。2月8日,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建议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为债转股后的股权退出建立更多渠道。如鼓励本次债转股后成功实现转型升级的非上市国企尽快登录新三板等股权交易市场,为原债权人构建可行的退出机制。


另有市场人士表示,债转股标的企业上市后,可以通过二级市场转让实现退出。另外企业实现兼并重组后,通过第三方转让也可以实现退出。还可以设立债转股转让平台,通过特有平台转让实现退出。


央企降杠杆设任务表

36家央企有债转股意向

本报记者 杜雨萌


2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下一步,要继续把国有企业作为重中之重,结合国企改革、去产能、降成本等举措,进一步推动降杠杆。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的来看,此次会议有三个亮点值得关注:一是表明了国务院对国有企业改革的高度重视;二是高度重视国有“僵尸企业”破产退出,提出了建立破产退出成本政企银分担的机制;三是进一步完善了债转股机制。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通过2017年以来的工作,已有17家中央企业和有关机构签订了债转股协议,且债转股的框架协议达到5000亿元。而早前国务院国资委还专门针对有债转股需求的中央企业进行了摸底调查,通过摸底发现,约有36家中央企业具备债转股的业务需求。


事实上,除了通过债转股来增加资本外,股权融资等路径亦能促进央企、国企降杠杆。而本次会议也提出,要改善公司治理,出台国企资产负债约束机制,支持通过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充实资本,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会议提出的“出台国企资产负债约束机制”,这是进一步加强国企资本管理、推动形成合理的资产负债结构的客观要求。在拓宽企业资本金补充渠道的同时,通过严格的财务制度和资本金约束,有利于合理确定业务发展规模和速度,将国有企业资本充足率保持在合理水平。


稍早前,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透露,目前已经制定了中央企业降杠杆、减负债、控风险的指导意见,同时明确到2020年前中央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要再下降2个百分点。


市场化债转股成央企降杠杆攻坚战看点

本报见习记者 孟珂


当前,央企降杠杆攻坚战已经打响。2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部署进一步采取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促进风险防控提高发展质量。昨日,《证券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


《证券日报》记者:您认为这次提出“采取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与以往相比有何不同?


刘向东:这次提出用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主要是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把防范债务风险作为工作重点。从去年降杠杆的效果来看,央企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同时债务水平有所降低,可尽管如此,央企债务问题仍未完全化解,所以,还需进一步依靠市场化法治化手段降杠杆。


总的来看,之前降杠杆还带有行政手段,不过随着行政化降杠杆边际递减,市场化降杠杆必须加快推进,为此鼓励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及有条件的央企基金采取各种市场化方式参与债转股,这意味着今后债转股将会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兼并重组等结合起来,降低央企间接融资渠道,提升直接融资比重。


《证券日报》记者: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有效措施还有哪些?


刘向东:除了债转股外,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措施还包括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本金,剥离非主营业务资产,提高盈利能力等措施。


《证券日报》记者:目前在降杠杆工作进行过程中的阻碍有哪些?应如何解决?


刘向东:目前来看,降低杠杆率的主要障碍还是在于那些具有政府支持性质的相关企业,这类企业获得信贷资金比较容易,容易扩大经营范围开展多元化经营。对此,政府应严格把关主业投资、严控非主业投资,逐步引导企业投向各自擅长的领域,而不是一味追逐投资高利润行业。


Copyright © 2014-2016 浙商创投(zsvc.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09008796号 站点地图
TOP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查看手机站